易建强委员:应赋予研究生招生单位更多权限

科技发展网 2021-03-10 17:05:10
浏览

 

 

人才是创新的根基与核心要素。创新驱动实质上是人才驱动。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已培养了一大批人才,但在很多行业仍处于落后地位,尚未掌握关键核心技术,仍需要大量专业人才,特别是高级专业人才。一些关键核心技术,严重制约了我国的经济发展和国防安全,急需大量高科技人才集中力量长期攻关才有可能突破。

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自动化研究所研究员易建强经过调研发现,普通本科和专科教育已经成为通识教育,研究生教育则成为了培养专业人才的主要渠道。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正处于上升期,对人才的需求旺盛,我国研究生招生规模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以输送更多高素质专业人才。

经过调研,易建强发现,近几年,我国考生考研热情高涨,考研人数持续大幅增长。2021年全国报考人数增加至377万人,报录比超过3:1。

而随着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深入推进,国家重大专项、重大项目、重点项目等科技项目陆续启动,关键核心技术攻关也拉开序幕。这些科研项目需要大量的科研团队和科研人员长期参与,而青年人才的供给主要靠我国自己解决。

目前,很多研究生培养单位既是科研项目的参与者,也是科研项目未来实施的人才供给方。据统计,很多科研院所每年的招生指标都很少,博士生导师平均只能招收约0.5名博士研究生、硕士生导师平均只能招收约0.6名硕士研究生。很多导师年富力强,有重要科研项目及充足经费,想培养更多学生,却甚至分配不到招生指标。

国家依然沿用计划经济时代的办法,编制和安排研究生招生计划。由于未充分考虑到各招生单位的实际需求、我国社会跨越式发展对人才的急剧需求、现在的研究生导师整体愈加年富力强等因素,编制的计划没能与时俱进,难以满足现代社会的需要。

从数量上看,我国研究生每年招生人数大致与美国持平,但我国人口规模是美国的四倍多。从就业人口看,我国研究生学历占比不足1%,远低于部分发达国家的10%。

基于此,易建强提出自己的建议。

首先,对招生单位进行分类管理,赋予不同权限:培养研究生质量高的招生单位赋予其更大的招生名额自主权,培养研究生质量差的招生单位则逐步限制其招生权限。

其次,设置合理的导师人均每年招生名额上限:如在有充足科研经费条件下,每位硕士生导师每年可招收硕士研究生不超过3-4名、每位博士生导师每年可招收博士研究生不超过2-3名。

再次,国家不再制定研究生招生年度计划,而是负责研究生招生名额备案:各招生单位汇总各位导师的计划招生人数,并根据生活条件等最终确定下一年度招收博士研究生和硕士研究生的计划。上级主管部门则负责备案,并进行监督管理。

最后,加强研究生培养质量监管,宽进严出,保证质量:上级主管部门从严从重监管各个培养环节,对产生问题的导师、学科、单位采取严格的惩罚措施,以确保合格的青年专业人才不断从培养单位走向社会。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